古风耽美微小说

☆"孽徒!为师养你育你这么多年你就用这种方式报答我么?!"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:"师父……就一次还不行么?""不行!记得师门教诲是什么么?!"男子不道情愿的他身上爬起来揖拜道:"记得,师父在上……"还没说完就被扑倒,"乖徒儿,知道谁在上面〓就好…"

☆夜深了,他本还手执医不含伤者书翻阅着,闻皇上龙体不适急传御医,便带上医箱径直而去,不疑有他.然眼前之人分明①生龙活虎,哪有半分病态?无奈地推推身上一身明黄的人"皇上,您不是№龙体不安吗?"皇帝不起身,反而极其旖还有那么一位强大旎地在他颈上啃咬,又在他※耳边轻声调笑"朕心里去了心火亢盛妻子居然还在织布,正需要你为朕,清热泻火…"

☆你是江湖第一高︾手,告诉我为何我修不成绝剑?""心有牵挂,剑意分神,自然不成。""如何修成?""斩情断念,手刃所爱,便是剑成之日。""什么?!难道当年你成名之战是他有意败死你手……?""当年?呵呵……"第一高手涩々然笑道:"当年便是在这此,他输我一招,负我一生。"

☆"就凭你们这模样也能母仪天下?""女红都脸上显示出不适不会?蠢死了"他正对⊙着一群新选的秀女挑骨头,公公连忙道:"相爷若是在争风吃醋就明讲吧""大胆!""回相爷,这是圣上原话,圣上←还说了今晚您得去侍寝""靠!老子不干!"

☆【皇嫂,师傅布置的作业好难,你给求求情【呗~】十四五岁的少年苦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撒着娇,却被旁边的皇兄一把拎起【别整天缠着↓朕的皇后,张爱卿,带王爷下去好好教导!】【臣遵旨!】年轻的男人领着小王爷告退。【他还小,这样好吗?】【你以前不也〖是我的太傅么?亲爱的…】这…哪里一『样了?!

☆得知尚书时候大人爱戏,身为⌒ 王爷不惜屈尊降贵扮作戏子换他一笑,却莫就必须要凭自己名其妙的被丢到了尚书大人的床上.直到他颤抖的被压在身下,忽听轻笑一声,颈窝传来湿热的触感"王夜弑雨爷真是好雅兴,今晚,便同下官演一曲鸳鸯交颈,如何?"

☆殿下那人清秀儒雅,毫无威震四毫无反应方,欲争天下♂的将军之势,更无临死之人的狼狈。前夜的抵死缠绵似◥余韵未散,他开口试图挽留:"归降吧,我保你周全"那人笑,我不死,你何以服众"这场仗道是我输,杀了我吧,总胜过受屈辱〗"他紧握拳欲言又止,终有一句话是无力地闭上眼,挥了挥手,不愿见他被拉出去的景象。这场仗,胜负难辨

☆他是丹青圣手,天地、山川、草木、虫鱼、鸟兽皆可入画而画奈何这次他面对无不精,唯不愿为人画像.多少人一掷千金却败兴而归,只为他一谈昙句"在下曾立誓,只为一人画像".那般另一个匪徒说道风华之人,谁人也不愿勉强,只道□ 画师情深.他一笑,即使那人早就一身戎装,战死沙危机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场又如何?他既▂等了上半生,便不介意赔上下半叹了口气生

古风耽美图片

分页阅读:1 2 3 4 5 下一页
本页手机地址: